錢夙偉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09月05日02版)
  廣藥白雲山宣佈,旗下國產“偉哥”——白雲山“金戈”正式拿到了準生證,這是國家食藥監總局下發的首個中國“偉哥”生產批件,標志著中美“偉哥”硬戰即將拉開帷幕。據市場人士透露,“金戈”最可能的定價區間在每粒30元至50元。(《京華時報》9月4日)
  美國製藥巨頭輝瑞版的“偉哥”萬艾可在中國的專利已於今年5月到期,國內申報“偉哥”生產批件的企業已達數十家。
  據世衛組織統計,全球患有勃起機能障礙的男性約10%。按此計算,抗ED類藥品在中國有巨大市場潛力,其市場容量在600億至1000億元之間。爭搶偉哥仿製藥批文,爭搶的是這塊市場蛋糕。現在白雲山取得了階段性“勝利”,但是,以人家專利到期產品的仿製品來打“硬戰”,暴露的正是中國製藥業的軟肋。
  這讓人想起了2006年龍永圖說過的一番話,他說,中國醫葯產業目前非常薄弱,大大小小近5000家藥企,仿製藥企業占90%以上,所有藥企總產值加起來還不足400億美元,比不上美國輝瑞製藥一家公司,必須增強醫葯產業領域的緊迫感和危機感。多年過去了,從國產“偉哥”迫不及待地走進市場來看,中國的藥企仍熱衷仿製。
  哪怕是主要起源於中國的中藥,現狀也是基礎研究薄弱,創新品種少,而且企業規模小、產品多,科技支撐亟待加強。目前我國共有中成藥品種5000多種,絕大多數仍是傳統配方、傳統劑型,科技含量很低。龍永圖曾經引用過一項數據:目前全世界中藥產值約130億美元,日本占了80%,韓國占10%,中國僅占3%。老祖宗留給我們如此豐厚的遺產,都拱手讓與外國人去賺錢了。
  這其中的原因之一是,研製新藥不僅投入甚巨,而且存在著極大風險。據藥物專業資料,在美國上市一種新藥平均要花費5億多美元,耗時約12至15年時間。研製的新藥中只有不到5%能夠進入臨床前研究階段,然後又只有2%能進入臨床試驗階段,開展I期臨床試驗的所有研製藥物有80%會在上市前淘汰出局。
  在中國藥企看來,相比研發新藥,仿製無疑是一條賺錢的捷徑。而且,它們的“精明”在於,無論是新藥還是仿製藥,贏利的關鍵是贏得市場。而中國藥企對於目前的國情,顯然是瞭然於胸,運用占領市場的潛規則更是得心應手。比如怎樣換個藥名,就成了一種“新藥”,藥價陡然上漲了幾十甚至上百倍。又比如怎樣去“打通”醫院的關節,而這當中的花費,當然都是“羊毛出在羊身上”,最終由消費者買單。
  儘管國家近年來對新藥研製大力扶持,但業內人士仍認為我國藥物創新研發實力仍顯得異常單薄。這不僅僅是科研實力的差距,更主要的恐怕還是急功近利的心態。中國醫葯企業平均研發投入不足銷售額的1%,這當然是受制於資金短缺,但相比於許多“來錢快”行業投入的不差錢,這本身或正是中國新藥研製困局的癥結之所在。在這樣的背景之下,“金戈”與“偉哥”的“硬戰”,讓人汗顏。  (原標題:仿製藥鬥不過“偉哥”)
創作者介紹

心理學

faxqkcdneoj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